Bullshit Jobs – 五種Bullshit Jobs

5種Bullshit Jobs

你覺得你的工作有沒有意義? 你每天的工作包不包括「扮工」?

David Graeber在2013年寫了一篇文章,說這個世界的Bullshit Jobs 愈來愈多。這篇文章立即引來極大迴響,他便乾脆根據那篇文章寫了一本書解釋Bullshit Jobs。這個問題實在有趣,因為Bullshit Jobs是市場經濟中是不應該存在的。傳統經濟學最基本的假設是利益最大化(Maximization),每一間公司為了利益最大化,必然會小心計算成本,因此每一份的工作都必然是有價值的。

問題是,在現實生活上,很多人發現自己的工作,不論是在私人機構又或者是政府,都跟本是Bullshit,完全看不到所謂的市場效率。為什麼會有這些Bullshit Jobs呢? 這篇文章會先介紹書中提到的五種常見的Bullshit Jobs。

Bullshit Jobs

首先,什麼是Bullshit Jobs? 根據作者的定義,Bullshit Jobs是一些毫無意義的受薪工作,員工在心底都無法解釋工作的意義,但是在工作期間必須要扮作認真工作。作者的Bullshit Job 的定義是主觀的,換言之,是不是Bullshit Jobs就要問自己。假如你每天都在質問自己「點解要返工」、「我做既野有咩意義」、「可唔可以唔扮工」、「點解老細要出糧比我」,恭喜你已經成為Bullshit Jobs 大軍的一員。

作者將最常見的Bullshit Jobs 分為五類:勞僕(flunky)、打手(goon)、執漏人(duct-tapers)、盤點員(box-ticker)、工頭(taskmaster)。

Flunky 勞僕

Flunky 這個工種是為了令上司感到高高在上又或者令公司顯得有格調。這種工種由來已久,作者用Feudalism封建主義來形容,就好像封建貴族為請來一大堆的工人來特顯自己的身份。酒店的負責開門的員工是一個例子,難道那些酒店買不起自動門嗎?安排員工專門負責開門只是為了讓客人感到有格調。

Grete的故事: 在2010年Grete在一間荷蘭出版工司工作做接待員,但是公司的電話每天最多響一次,所以她便被安排了以下的工作:

  1. 保持糖果盤有足夠的薄荷糖,而薄荷糖是由另外一位員工負責提供。
  2. 每個星期調較會議室裏面的老爺鐘。
  3. 管理另外一個接待員的工作。

但事實上,她根本發現大部分的工作是Bullshit, 那間小公司跟本不需要兩個接待員整天坐在那裏無所事事。然而,作為一間認真有格調的出版公司是不可以沒有接待員,否則可能會令到那些客戶懷疑那公司的財力。

Goon (打手)

Goon 這個工種是為了和對手競爭而產生的,本身而言未必有存在的價值,好像軍事競賽一樣,購買核武的原因是因為對手有核武。被列為Goon的工作包括商業律師、廣告設計等等。這些工作看似十分「專業」,為什麼會是Bullshit Job呢?原因Bullshit Jobs 是主觀的定義,而很多做這些工作的人都找不到工作的意義。很多這些專業人士都暗中感到痛苦,例如在美國,律師是酗酒比例最高的職業。
作者寫了有不同的例子,有Cold Call Centre的員工、有廣告設計師等等,他們的共同點是覺得自己對社會並沒有任何貢獻,反而是在制造一些虛假的需求,令人覺得自己需要這些產品。例如書中有一個廣告設計師很痛恨要將明星的牙齒美白,要P走黑眼圈等等,他覺得這種誇大產品作用的例子對社會毫無意義,自己也找不到滿足感。

Duct-tapers 執漏人

Duct Tapers的工作是去解決一些根本不應該存在的問題。作者便曾遇過這種經驗,有一次他辦公室的書櫃倒塌了,那些鐵架東歪西倒。他將大學的維修人員叫來,維修人員卻告訴他由於地上四處都是書,大學的安全指引不準許他進行維修,他叫作者將書收好再叫他,然後那個維修人員便走了。可是當他把書收好,卻再也找不到那個維修人員了,因為總是有各種更重要的維修工程。作者便向大學投訴,卻發現大學請了一個人專門去為這個維修人員道歉。與其花錢請一個人去道歉,不如直接多請一個維修人員,而偏偏在充滿「效率」的市場卻選擇了請一個Duct-Tapers。

其實請Duct-Tapers是人性的反映,最大的原因是沒有人喜歡背黑鍋。試想像忽然間公司所有的電腦都不能影印,你有兩個選擇,一是主動去修理電腦,但是公司用的是超級電腦,如果修壞的話後果自負。第二是多請一個人專門負責影印,大家將所有要影印的文件發給他就好了。不幸地,在人性的拉鋸下,這個世界又會多一個Duct Tapers了。

Box Ticker 盤點員

盤點員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機構可以聲稱自己完成了某項工作。最佳的例子是政府經常成立XX調查委員會,成立這種調查委員會有兩個目的,第一是告訴大家政府對於現有的事實一無所知,所以公眾不應該感到氣憤。第二是告訴大家政府已經「做緊野」,所以公眾不應該指責政府。在私人機構這種邏輯一樣存在。

Besty的故事: Besty的工作是去訪問和紀錄各個住客的活動喜好,理論上可以讓他們根據住客的喜好去安排活動,但事實上沒有人會去看那些紀錄。她上司要求她連那些短期的住客的喜好也要紀錄,令她不時惹惱很多住客,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些都只是在走程序。

Taskmaster 工頭

作者將taskmaster分為兩種:第一種是負責將工作分配給人,第二種是制造一些Bullshit Jobs給人。
第一種的Taskmaster:作者用了一個Middle Manager做例子,他最近升了職,他的工作就變成了不斷地分配工作給人,但是自己卻變成十分空閒,卻要裝作忙碌的Manager。
第二種的Taskmaster:作者舉了大學的管理為例,不少Dean的工作是寫一些Strategic Paper,令大學教授要花更多的時間開會、寫各種評審,而不是教學和做研究,增加其他人的工作裏面的Bullshits。

結語

下一篇為什麼Bullshit Jobs為令人痛苦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